成都市天鑫洋金业有限责任公司

市场展望 | 2020下半年,三重动力“撑腰”国际黄金市场

2020-07-15


2020年,投资者将黄金视作一种重要的投资组合对冲资产。展望未来,市场对全球经济从新冠疫情中恢复的预期正从快速反弹(V型反弹)变成缓慢反弹(U型反弹),甚至可能因为疫情反复肆虐而遭受多次冲击(W型反弹)。不管出现何种模式的经济复苏,疫情都很可能会对资产配置产生持续性的影响。它也将继续强化黄金作为战略资产的作用。

我们认为,高风险、低机会成本和积极的价格势能这三大因素将共同支撑黄金投资,抵消经济收缩引发的黄金消费端的需求疲软。

 

上半年股市虽反弹,黄金仍创近 7年新高

黄金在2020年上半年表现十分出色,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价格上涨了16.8%,大幅跑赢了同期全球所有其它的主要资产(图1)。 

图1: 2020上半年,黄金跑赢全球所有主要资产

全球主要资产今年上半年的表现*

来源:彭博社、洲际交易所,世界黄金协会

*截至2020年6月30日。回报率基于LBMA黄金价格、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彭博巴克莱美国国债指数、全球国债指数(美国除外)、ICE BAML美国三月期国债券指数、彭博巴克莱美国公司债和高收益债指数、MSCI新兴市场指数、彭博大宗商品总收益指数、MSCI欧澳远东指数、标普500指数以及彭博原油总收益指数。

 

截至6月底,LBMA(伦敦金银市场协会)下午黄金价格逼近每盎司1,770美元,创下2012年以来的新高,以所有其它主要货币计价的黄金价格也同样达到创纪录或接近创纪录的水平(表1)。

表1: 以主要货币计算的金价均接近或高于历史高位

以主要货币计算的金价及2020年上半年回报率*

加粗的价格和日期表示出现在2020年上半年的历史新高

来源:彭博社、洲际交易所,世界黄金协会

*截至 2020年6月30日。基于以当地货币计价的 LMBA 黄金价格:美元、欧元、日元、英镑、加元、瑞士法郎、印度卢比、人民币、土耳其里拉、俄罗斯卢布、南非兰特以及澳元。

虽然全球股市已从第一季度的低点大幅反弹,但新冠疫情造成的高度不确定性和超低利率环境仍在驱使避险资金强势流向更安全、更优质的资产。就像货币市场基金和优质债券基金,黄金也受益于投资者的避险需求,黄金ETF创纪录的资金流入进一步凸显了它的对冲作用。

 

经济复苏初现,黄金仍具避险优势

新冠疫情正对全球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国际货币资金组织(IMF)目前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将收缩4.9%,伴随失业率高企以及社会财富缩水。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全球经济将从快速的V型反弹变成缓慢的U型反弹;或更有可能的是,下半年的复苏会是短暂的,因为疫情反复会让全球经济倒退,导致W型反弹。

对投资者而言,这不仅使得不确定性居高不下,还可能对他们的投资组合表现产生长期影响。在这种背景下,我们认为黄金能够成为一种具有价值的资产:它可以帮助投资者分散风险,并有望帮助提高风险调整后收益。

 

新冠疫情冲击下,资产配置策略将被重塑

为了应对疫情引发的冲击,世界各国央行纷纷大幅降息并(或)扩大资产购买计划,以期稳定和刺激本国经济。然而,这些行动正对资产表现造成一些意想不到的影响:

·股市估值飙升,但这不一定有基本面支撑,因而加大了股市回调的可能性;

·企业债券价格也在上涨,进一步压低了信用质量曲线;

·短期以及优质债券的上行空间有限(如果有的话),因而其对冲作用下降。

此外,大范围的财政刺激和不断膨胀的政府债务,正使得人们担忧长期的通货膨胀加剧,法定货币大幅贬值。不过,也有的人认为,短期内更有可能出现的风险是通货紧缩。

鉴于这些情况加剧了风险,可能会使得投资回报低于预期,我们认为黄金在投资者的投资组合中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股市估值高企,黄金的避险优势或将显现

十多年来,全球股市几乎一直处于单边向上的走势。新冠疫情打破了这一局面,致使股市大幅回落,第一季度全球所有主要股指悉数下挫30%以上。然而,此后股市强势反弹,尤其是科技股。但股价似乎并没有基本面或整体经济状况的全面支撑。

这通常被称作华尔街与普通人之间的分歧。例如,近几个月里,美股市盈率已跃升至互联网泡沫破灭以来的最高水平(图2)。

图 2: 美股估值接近互联网泡沫时期的水平*

*截至2020年6月30日基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市盈率

来源:彭博社,世界黄金协会

不少投资者都指望从当前股市单边上扬的趋势中获利,但人们也越来越担心,这种估值泡沫可能将会导致股市大幅回调,尤其是在全球经济因第二波疫情而再度受挫的情况下。具有对冲属性的黄金会有助于缓解股票波动带来的风险。

 

债券回报或受限,黄金是其有效替代

低利率环境还促使投资者购买长期债券和劣质债券,或干脆将债券换成股票、另类投资等风险较高的资产,以推升其投资组合的风险水平。

展望未来,我们认为投资者难以获得过去几十年那样的债券回报。我们的分析表明,未来10年,美国国债年平均复合回报率将低于2%(上下浮动1%)(图3)。

图 3: 债券当前回报率和回报率曲线的陡峭度

反映出未来的回报水平*

来源:巴克莱资本,彭博社,美联储,世界黄金协会

*1920年1月至 2020年6月的10年期美国国债数据;因可用性问题,彭博巴克莱美国债券综合指数(US Agg)数据来自1992年1月至 2020年6月。预期假设回报率是基于使用 US Agg的月度数据进行的对数线性回归。解释变量是US Agg的到期回报率(y-t-m)和曲线的陡峭度(基于7到10年 US Agg子指数和1到3年US Agg子指数之间的回报率差异),而响应变量是观察到的未来m年复合回报率(这里的m代表测算 y-t-m时 US Agg的相应期限)。该模型的决定系数为 82%,标准误差约为 0.6%。

这可能会给养老基金造成特别大的挑战,因为许多养老基金仍需要实现7%至9%的年回报率。利率走低会加大它们匹配负债的压力,并制约债券的避险作用。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可以考虑用黄金来替代部分债券敞口。

 

滞胀、通胀趋缓、通缩?

虽然利率下行和资产购买计划正在显著影响资产价格估值,但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将对通货膨胀产生何种影响则尚不明朗。

有的人认为,量化宽松政策和不断增加地债务水平本身就会引发通胀,而且消费价格迟早会失控,哪怕经济增长仍旧萎靡不振(也就是滞胀)。然而也有人指出,过往的量化宽松措施(没有现在的那么激进)并未导致恶性通胀(至少目前还没出现过)。

还有一种观点则提到了日本的经历,预测可能会先出现通货紧缩。事实上,有迹象表明,这种情况已经开始发生。举例来说,在中国,疫情隔离期间生活必需品价格出现飙升,但6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从2月份的5.2%下降至2.5%。一些经济学家预计,到今年年底将出现全面通缩。

从历史上看,黄金可以保护投资者免受极端通胀的影响。在通胀率高于3%的年份,黄金价格平均上涨15%。同样值得注意的是,牛津经济研究院的研究显示,黄金在通缩时期应该会有不错的表现。这些时期的特点是低利率和高金融压力,而这两点都往往会推高黄金需求。   

 

消费端需求疲软 ,黄金投资持续提振

黄金的表现会受到四种驱动因素的影响:

· 经济扩张:经济增长期非常有利于金饰消费、科技用金需求和长期储蓄需求

· 风险和不确定性:市场低迷往往会提振作为安全避风港的黄金的投资需求

· 机会成本:竞争品,尤其是债券(通过利率)和货币,还有其他资产的价格会影响投资者对黄金的态度

· 势能:资本流动、仓位和价格趋势可以提振或抑制黄金的表现。 

在当前的全球经济环境下,黄金投资需求得到四个驱动因素中的三个支撑,即:

· 高风险和高度不确定性

· 机会成本低

· 积极的价格势能

但经济收缩可能会压抑金饰消费、科技用金需求或长期储蓄需求。这一点在中国或印度等主要黄金市场会尤其明显。

从历史上看,黄金在高金融压力时期的黄金投资需求可抵消消费端需求疲软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认为2020年也不会例外。然而,黄金的表现可能取决于经济复苏的速度和形态,投资者可以使用QaurumSM来进行分析[1]。

 

备注:

[1]Qaurum是一款基于网络的定量分析工具,有助于投资者对推动黄金表现的因素能有直观的认识。如需了解GVF方法论的更多详情,可访问Goldhub.com。

 

 

来源:世界黄金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