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天鑫洋金业有限责任公司

4月,全球黄金市场交易量继续增加,亚洲地区基金流入量领跑全球

2024-05-13


4月摘要

· 尽管4月初金价走强推升了流入量,但该月全球黄金ETF仍呈流出态势;

· 亚洲地区基金流入量领跑全球,北美地区基金也实现流入,但与欧洲地区基金的流出相比仍相形见绌;

· 4月底,全球黄金ETF总持仓降至3,079吨,为2020年2月以来的最低值;但月内金价的走高推动资产管理总规模(AUM)增长3%,达到2,290亿美元;

· 各区域的黄金ETF交易量均呈现增长态势,北美地区尤为突出;这表明,尽管4月黄金ETF总体呈流出态势,但投资者的兴趣并未减弱。

 

全球实物黄金ETF进一步流出,4月份流出约20亿美元。金价持续走强,尤其是4月上半月涨势迅猛,刺激了黄金ETF的买盘,但未能抵消更广泛的卖出。截至4月底,全球黄金ETF总持仓减少33吨至3,079吨,较过去12个月以来的均值低了6%。与此同时,金价涨势推动全球ETF资产管理总规模(AUM)上升至2,290亿美元,较上月增长3%,是自2022年4月以来的最高值。

4月,亚洲和北美地区黄金ETF基金均实现流入,而欧洲地区基金则继续流出。亚洲地区基金流入量领跑全球,北美地区基金也已连续两个月实现流入。但与3月类似,欧洲地区基金的流出量再次抵消了其他地区的流入量。

图1:亚洲和北美地区的黄金ETF流入量再次被欧洲地区的流出量所抵消

各区域黄金ETF流量及金价

来源:彭博社,相关公司公告,ICE基准管理局,世界黄金协会

 

4月,全球黄金市场交易量继续增加

4月,全球黄金市场日均交易额较上月环比增长12%,月底达到2,470亿美元。场外交易额增加6%至1,260亿美元/日。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的交易量略有下降(较上月环比下降8%),而上海期货交易所(+92%)和上海黄金交易所(+34%)的平均交易量则双双跃升。需要注意的是,尽管近期上海市场交易量激增,但仍少于纽约商品交易所的交易量。

黄金ETF交易量也有显著增长(月环比+70%),各区域交易量均有所上升,这表明尽管黄金ETF持续外流,但投资者对其兴趣依然不减。其中北美地区基金交易量尤为显著,较上月环比激增66%。

截至4月底,纽约商品交易所黄金期货净多仓升至717吨,较上月环比增加6%。基金经理净多仓位达520吨,为45个月以来的最高月末值。这一峰值较3月高出29吨,较2023年均值(312吨)高出66%,而月内金价上涨4%是其主要推手。

 

区域概览

4月,亚洲地区基金连续第十四个月实现流入(+10亿美元)。中国市场基金流入量领跑,不仅黄金ETF流入量创下月度新高(+10亿美元),其资产管理总规模也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较年初跃升36%。总体来看主要的推动因素包括:股市低迷、投资者对人民币走弱的预期、ETF发行机构日益加大的推广力度以及金价的强劲表现。在中国市场黄金ETF大量流入的推动之下,亚洲地区基金在2024年前四个月累计流入约20亿美元;资产管理总规模较年初跃升35%,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北美地区基金连续第二个月流入,尽管规模不大,但4月仍实现约合1.24亿美元的流入量。与3月一样,强劲的金价表现引发主要黄金ETF价内看涨期权被行使,从而使得大量黄金ETF流入。但期权市场活动并非唯一的需求推手,地缘政治风险的飙升和金融市场的波动也推动不少北美地区黄金ETF基金实现流入。

然而,即便计入以上流入,北美地区基金仍呈净流出态势,年初至今累计流出约40亿美元,主要原因在于1月和2月的流出量较大。尽管该地区黄金ETF总持仓进一步下降,但其资产管理规模却升至1,170亿美元,为2022年4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较2020年8月1,290美元的月末峰值低了10%。

欧洲地区流出量再次领跑全球。欧洲地区基金连续第十一个月流出,4月流出约40亿美元,流出主要源自英国、法国和德国的基金。尽管该地区通胀降温,但投资者对英国央行和欧洲央行提前降息的预期仍有所降低。主要原因可能包括以下几点:经济前景得到改善、地缘政治仍具不确定性(或将推高油价),以及美联储近期暗示推迟降息的言论。因此,4月德国国债和英国国债收益率均有显著上升,进一步削弱了投资者对黄金ETF的兴趣。同时,也有一些投资者选择在月内获利了结。

4月的流出量导致欧洲地区基金年初至今累计流出近70亿美元,其中英国、瑞士和德国基金流出量最大。但由于金价的走高,2024年迄今为止,该地区的资产管理总规模仍增长了3%。

4月,“其他地区”基金小幅流出6,500万美元,主要源自澳大利亚和南非基金。截至4月底,“其他地区”年初至今净流出达5,800万美元,其中澳大利亚基金流出量最大。

 

(以上内容仅供参考,依此入市,风险自担)来源:世界黄金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