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天鑫洋金业有限责任公司

2023年央行黄金储备调查(下)

2023-07-10


国际储备

2023年,69%的受访央行称其总储备水平高于五年前,这一比例略低于去年的74%。在影响储备管理决策的因素中,“利率水平”、“通胀担忧”和“地缘政治风险”和去年一样仍占据前三甲。和前几次调查一样,发达经济体央行和EMDE央行对其中部分因素的看法仍存在显著分歧。两组央行对前三种因素的看法较为一致,但对其他因素的看法存在不同意见。与发达经济体央行相比,EMDE央行更关注“全球经济实力的转变”,而不太关注“环境、社会和治理(ESG)问题”(图1)。

图1:哪些主题与您的储备管理决策相关?选择所有适用选项

调查基础:所有受访央行(57家),发达经济体央行(13家),EMDE央行(44家)。

 

购金动机

80%以上的受访央行将黄金视为其国际储备的一部分,这个比例与之前的结果一致。黄金的“历史地位”仍然是各国央行持有黄金的首要原因,7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做出购金决策时非常重视或比较重视这一因素。其次是黄金“在危机时期的表现”(74%)、“长期储值工具/通胀对冲工具”(74%)、“有效实现投资组合多样化”(70%)和“无违约风险”(68%)。受访央行选择的五种因素与去年基本相同,其中部分因素的排序略有变化(图2)。

图2:贵机构的黄金持有决策在多大程度上与以下因素相关?

调查基础:所有受访央行(47家),发达经济体央行(11家),EMDE央行(36家)。

该图表所有结果按“高度相关”和“部分相关”进行排名。

调查增加了“地缘政治多样化手段”这一选项。共有58%的受访央行选择了这一选项,位居第七。分别分析发达经济体和EMDE央行的反应(图3)时,可以看出EMDE央行更重视该因素(EMDE:61% vs. 发达经济体:45%)。这一点表明,在地缘政治不稳定的时代,EMDE经济体仍然非常重视黄金的战略作用。对于持有黄金的所有决定性因素,两组央行几乎都存在这种观点上的差异(图3),表明两组央行所代表的的经济体面临不同的经济和战略环境,这也使得他们对黄金储备也持有不同的看法。今年的调查还增加了“对制裁的担忧”这一选项,两组央行对该选项的看法也同样体现了类似的分歧(EMDE:25% vs. 发达经济体:0%)。

图3:贵机构的黄金持有决策在多大程度上与以下因素相关?

调查基础:所有受访央行(47家),发达经济体央行(11家),EMDE央行(36家)。

 

管理黄金储备

在所有调查对象中,83%的受访者将黄金与其他储备资产分开管理,与去年的76%相比有所上升。对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而言,黄金是其历史遗留资产,因此这些央行都对黄金进行单独管理。然而61%的EMDE受访央行则表示,他们单独管理黄金的原因在于他们将黄金视为一种战略性资产。

伦敦合格交割金条仍是各国央行购买黄金的主要形式,79%的受访央行选择购买这种形式的黄金,而公斤金条和原料金条的买家则较少。今年,四分之一的受访央行考虑升级所持有的不符合合格交割金条标准的黄金,而去年的比例为五分之一。

小部分央行(均为EMDE央行)表示,考虑构建国内黄金购买计划,九家EMDE央行(与去年数量相同)称已经制定了此类计划。在这九家央行中,1家在央行下属的精炼厂精炼国产黄金,5家使用海外私营精炼厂,还有1家使用政府运营的精炼厂。大多数此类EMDE央行按照现货国际金购买黄金。

英格兰银行仍然是受欢迎的黄金存储地,53%的受访央行将黄金存放在该银行。选择在国内存储黄金的央行数量略有下降:35%的受访央行表示将黄金存放在国内,而去年的比例为40%。90%的受访央行表示,过去一年中的黄金存储方式没有变化,其余10%的受访央行选择不回答此问题。77%的受访央行预计他们未来一年的黄金存储方式不会发生变化。

积极管理黄金储备的受访央行比例从去年的28%上升到今年的33%。在主动管理黄金储备的16家受访央行中,有11家使用黄金储蓄,还有两家正在考虑使用储蓄手段。远期和掉期(提供黄金作为抵押品)是另外两种深受欢迎的主动管理形式——目前有4家受访央行表示正在使用这两种管理形式。

 

结论

今年的央行黄金储备调查表明,即使央行已然在黄金市场空前活跃,各国央行仍对黄金保持浓厚兴趣。地缘政治问题悬而未决,加之其对通胀、利率和市场前景的影响,以上所有因素定然成为多家央行关心的焦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EMDE)央行尤为担心地缘政治对其储备管理决策的影响,其中多家央行将黄金视为对抗地缘政治风险的方式之一。国际货币体系的发展前景变化莫测,EMDE央行对美元霸权的信心明显低于发达经济体央行。面对这些趋势和不断变化的投资环境,央行购金需求可能会继续保持强劲。

 

(以上内容仅供参考,依此入市,风险自担)来源:世界黄金协会